艰难的最后一面:22岁中国男孩澳洲脑死亡,志愿者协助母亲跨

2020-02-12 13:09发布

原标题:艰难的最后一面:22岁中国男孩澳洲脑死亡,志愿者协助母亲跨国

两周前,因在澳洲打工度假时不幸遭遇严重车祸,22岁的青岛籍男孩李笑(化名)在当地入院,不久后被宣布脑死亡。

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澳大利亚颁布临时入境限制措施,李笑在家乡的母亲任女士无法赴澳。在当地华人志愿者和各方的争取下,澳大利亚有关部门特批任女士紧急签证,让她来送儿子最后一程。这是该限制措施颁布以来的首个例外。

2月10日,一直为李笑和任女士提供帮助的志愿者告诉南都记者,任女士于9日到达墨尔本,在ICU病房陪伴了儿子一天一夜之后,当地时间10日早晨,医生摘掉了李笑的生命维持设备,将他推上了器官捐献手术台——任女士在赴澳前已同意捐献儿子的器官,医生说至少能帮助到10个人。

千人请愿

一年前,22岁的李笑持打工度假签证来到澳洲。他原本在昆士兰州的一家农场工作,近日迁到维多利亚州,原定在两个月后回到国内。1月27日,李笑开车出游时,不幸和一辆卡车相撞,脑部严重受伤。“他已经丧失意识和自主呼吸能力,全靠生命维持系统。医生告诉我,他可能撑不下去。”李笑的朋友小袁说。

墨尔本中国留学生小袁是在青岛读书时认识李笑的,两人曾微信联络,但从未见面。小袁在墨尔本的住所离李笑所在的医院很近。得知李笑出事,他第一时间去医院看望了他,并向领事馆、华人互助会、当地媒体求助。来自“墨尔本青岛同乡群”的解先生在看到小袁发布的求助后决定帮忙。解先生和李笑一样来自青岛,他已经在澳洲生活了10年。

志愿者们帮忙联系了领事馆,协助李笑的母亲任女士加急办理澳洲签证,却遭到当头一棒。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传播带来的风险,2月1日,澳大利亚政府表示,决定采取有关临时入境限制措施。根据该措施,从1日起,所有从中国大陆出境或中转来澳的非澳公民14天内不得入境。

2月3日,皇家墨尔本医院宣布李笑脑死亡。“他身体机能全部还在,但是脑没有意识了,已经不可逆转了。”医院告诉解先生。

身在青岛的任女士陷入了无助。“我家里已经一名不文,现在我只想见孩子最后一面…”任女士接受采访时称。

志愿者们联系了领事馆、澳洲有关部门和多家当地媒体,希望澳洲相关部门能授予任女士临时签证,让她来到澳洲。相关报道显示,有媒体帮忙联系了澳洲国会华人议员,在其协调下,内政部官员接收了任女士的签证申请材料,并称将视情况决定能否提供协助。志愿者们还在网络上发起了请愿,页面显示,有超过3000人加入请愿。

特批入境

解先生和小袁两人一直在推进相关事宜,包括和任女士、使馆、医院、警察局、当地媒体沟通,处理交通事故委员会(TAC)的赔付等等。在受到当地关注后,协助群的人数增加到了十几人,几乎都是在澳洲的华人。还有一个200多人的微信群,群成员都是正在关注此事的人。

据悉,李笑是家里唯一的孩子。他的父亲在他小时候便去世了,母亲任女士是缝纫工,母子两人在青岛的出租屋里生活。2019年,李笑来澳洲时,任女士几乎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积蓄。李笑来澳洲后,每个月都会把自己打工赚来工资给母亲。

“原本我们真的觉得没希望了。不仅是签证的问题,还有旅行禁令等。”回忆起几天前的情形,解先生称“并不容易”。

2月7日,澳大利亚代理移民部长艾伦·塔吉(Alan Tudge)宣布,出于“巨大的同情心和其他考虑因素”,李笑的母亲获得了澳大利亚的签证。“澳大利亚政府将在这段极其困难的时期与她合作,确保她能尽快见到她的儿子,且不会让澳大利亚公众面临任何风险。”塔吉在社交媒体上说。据悉,这是该限制措施颁布以来的首个例外。

艰难决定

这是50岁的任女士第一次出国。澳大利亚时间2月7日下午,任女士获得了签证,大约24小时后的8日晚上,她独自一人登上了直飞墨尔本的航班。当地时间9日上午,任女士抵达当地。

艾伦·塔吉10日表示,任女士在到达时进行了健康检查,全程由专人隔离护送。“因此,她来到澳洲不会给公众带来风险。”

任女士直接前往了墨尔本皇家医院的ICU病房,在那里她和儿子度过了最后的一天一夜。“她长时间没吃东西也没睡觉。她一直搂着病床上的李笑,下午在我们的劝说下才回宾馆休息了几个小时,然后又回医院陪伴了整晚。”解先生说。

在任女士来澳洲前,解先生曾通过微信,委婉地和她就李笑的后事进行商讨。那时,关于任女士能否来澳洲还是未知数,但她已同意捐献李笑的器官。“孩子能救别人一命,那就救吧。希望孩子来生投个好人家吧。”任女士此前发给解先生的消息称,“只是我的心好痛好痛。”

解先生说,捐赠手术原本定在7日,得知任女士将来澳洲,医院将手术推迟到了10日,也就是任女士到达的次日。医院此前还曾为任女士写了声明书,希望能够帮助她尽快下签。“李笑的情况很严重,在这个艰难的时刻,他的家人陪伴很重要。”声明书中说。

约定的时间很快到来。在短暂相聚之后,10日9时左右,医生摘掉了李笑的生命维持设备,将他推上了器官捐献手术台。中午,李笑的器官提取完毕。“捐出了他的角膜、心脏、肺、肾和肝,医生说至少能帮到10个人。”小袁告诉南都记者。

手术结束后,任女士再回到李笑身边,久久不愿离去。医院护士告诉一直陪伴在她身边的志愿者,下午6点半之前必须离开病房,因为她们需要时间来为李笑做遗体检查前的准备。

“她在一个艰难的时刻,做了一个艰难伟大的决定。”解先生说。

自我隔离

解先生告诉南都记者,李笑并未在澳洲或当地购买商业保险,但他可以享受维多利亚州的公路保险,交通事故委员会(TAC)将负担李笑的医疗费,丧葬费以及任女士的旅行、食宿费。当地警方仍在对这场车祸进行调查,事故责任的划分还需要确认。

目前,志愿者和TAC正帮助任女士安排李笑的葬礼、返回中国以及其他事宜。

根据澳大利亚政府2月1日颁布的临时入境限制措施,澳公民和永久居民及其直系亲属(配偶、合法监护人或受抚养人)仍可进入澳大利亚,但需自我隔离14天。艾伦·塔吉建议,现阶段任女士可以呆在澳大利亚,安排一到两周的自我隔离。

艾伦·塔吉还表示,任女士可以带着儿子的遗体回去,澳洲有关部门会进行协助。

解先生说,任女士可能不会带李笑走了。“既然他喜欢这里,就把他埋在这里吧。”她说。等隔离期过了,她还想去李笑工作过的地方看一看。

采写:南都记者 吴佳灵

编辑:张亚莉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
登录 后发表评论
0条评论
还没有人评论过~